第二百七十四章 初春王子的大想法

夕山白石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小说网 www.duilawyersofgeorgia.com,最快更新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最新章节!

    有没有危机在背后被悄然解决了,南小楠并不知道。

    她只是知道这一关要是过不去,也会相当的麻烦......这个初春王子弄不好还是会砍自己的。

    反抗?

    先不说反抗会有什么下场,她就压根没有听过能够在主角的世界里砍翻主角的...人家开挂就像是吃生菜一样好么?

    这将会是她最深情的演绎了。

    “我们,只是希望白雪能有一个美好的回忆。”她目光低垂,看着初春王子的瞬间,眼光是复杂的,“不管她是不是暗黑之身的容器,对于我们来说,这个孩子的到来,就是上天最大的赐予。”

    初春的王子淡然道:“我很愿意相信你的初衷,只可惜大气的精灵此时并不愿意接近你。”

    南小楠不禁苦笑了声,“我真的没有恶意,只是希望这个婚礼能够顺利进行。”

    “我也不希望这次的婚礼会被破坏。”初春的王子点点头,“时候不早了,女王陛下,我们也应该出去了。”

    南小楠不无好奇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守卫精灵拜托我的做的事情,我已经做过了。”初春的王子淡然道:“如果初春与凛冬的危机来自于黑暗之神古拉拉的复活,那么只要不让它复活就好。”

    南小楠下意识皱眉,惊道:“你难道是想要对白雪......”

    王子殿下却摇摇头道:“我认为那是很愚蠢的做法。暗黑之神来源于世间一切的绝望与憎恨。那是普通人也会回避的东西......主要公主殿下一直幸福地生活着,古拉拉自然就不会有复活的机会。”

    “你...自信能够做到?”南小楠不禁愕然。

    “我会尽量用这一生去做。”初春的王子微微一笑。

    南小楠张了张嘴,下意识道:“我明白了......你根本不会爱任何人。不,你爱所有的人,每一个人对你来说,都是一样......你爱的,只是生命的本身而已。”

    这个王子......不,这个王子的人设有问题!

    不管是一开始的孤身来到凛冬,提出和亲来解决两国之间的仇恨,又或者是为了救治【凛冬女王】而打算献出真爱之吻,到现在可以毫不犹豫地用一生去使凛冬公主幸福,都只是他单纯地想要做这些【有益】的事情。

    这完全是利他者,初春的王子根本就丝毫不在意自己。

    舍己为人?

    还是说,已经是道德层面之上,实现了超我?

    “女王陛下,我们出去吧,不要让宾客等太久了。”王子殿下轻声说道。

    “好......”南小楠深呼吸了一口气。

    或许,女仆小姐想要杀死这位王子,并不是因为他单纯【像】老板而已,这位王子更有可能意味着老板的某一个方面。

    如果,老板也实现了超我的话,也就意味着......他将不会真的爱上任何人。

    这位它子世界的学院派魔女小姐,忽然想起了次元裂缝之中的一种自称为【仙】的家伙——它们有一个一直追求的特殊的境界:太上忘情。

    它们以身合道......自己,就是天道。

    而天道,无情。

    初春的王子根本不可能爱上任何人,与凛冬小公主的婚事,也只是为了维系和平......或许,在今后的岁月里,他甚至还会让自己看起来是真的爱上了公主的模样,而活下去吧——为了不让暗黑之身复活。

    但南小楠知道,在这个凛冬的世界里,那位小公主,是真的在期待着这件婚事。

    “女王陛下,你觉得,什么是爱。”王子殿下冷不丁问道。

    南小楠最爱的是自己,所以毫不犹豫:“自私,占有。”

    王子殿下微微一笑道:“我为了让古拉拉不会复活,而与白雪公主成婚,算不算是自私。”

    南小楠摇摇头道:“我的情况不一样,这种诡辩没有意思。”

    王子殿下道:“为一个人等待,为一个人守候,为一个人赴死,如果能够做到这些,算不算是爱。”

    南小楠苦笑道:“这依然是诡辩...但我无法反驳。但如果你都能做到,那么或许,是那些喜欢你的人的悲哀。”

    “有人说喜欢,爱都是一种冲动。”初春的王子摇摇头:“但我生来就没有这种冲动。所以我不知道,你们眼中什么才是真爱,但是我想,我可以做到任何的表现。”

    “发自内心?”南小楠皱眉道。

    “如果爱上你,能让世界变好,我也可以发自内心地喜欢上你。”

    他忽然停了下来,与南小楠四目相投——这一刻,南小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板形象的加持,她竟然差点沉沦在对方那如同星空般深邃的目光之中!

    南小楠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尖,让自己从这种奇妙的迷失之中瞬间清醒......酥胸稍稍起伏,她缓缓说道:“对不起,我对博爱的家伙没有兴趣。”

    “失礼了。”王子殿下轻笑了声。

    南小楠吁了口气......TM的,刚才真的有被撩到了!

    初春的王子,初春的王子......不愧是春之国的王子,初春到了,万物复苏,又到了......那啥季节的缘故?

    “你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南小楠苦笑了声,她是真的不明白。

    初春的王子殿想了想道:“大概,是因为很自私地想要看到,这个世界不会有伤痛吧。”

    “这是不可能的。”南小楠淡然道:“生老病死,你就没有办法管的上......你只是一个人而已,怎么可能爱所有的人。”

    初春的王子却是黯然,“我小时候也想过这个问题。”

    “有答案了吗?”南小楠好奇问道。

    “没有答案。”王子殿下摇摇头:“所以我只能幻想......幻想自己能够成为一切的根源,或许就好了。”

    南小楠禁不住吐槽道:“你还真是把自己当作是万能的愿望机器了啊?”

    “幻想嘛。”王子殿下轻笑了声,“不过,如果能够成为这样的愿望机器,或许也是不错的。”

    南小楠冷笑道:“做任何事情都需要付出代价的,即使有万能的愿望机器,能够实现所有人的愿望,可是愿望机器本身的神力从什么地来,不要天真了!做人,活得真实一些,不香吗?”

    王子殿下此时却露出了思索之色,“也对,即便是成为了愿望机器,然而无休止地实现人们的愿望,只会让人们的欲望无穷大......或许,应该设置一些门槛,比如说,需要通过交换的手段才可以。”

    南小楠猛然顿足,心惊肉跳地看了眼眼前的初春王子。

    这......该不会是?

    只见王子殿下目光一亮,“忽然有一种很有趣的想法,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开一间店,什么人都可以来到我的店里,用交换的方式,让遗憾得到抚平。”

    卧槽?

    王子殿下,您的这个想法......很危险啊!

    ......

    ......

    凛冬,王城......晨曦庄园。

    少女缓缓地睁开了眼,所看见的并不是凛冬小公主的寝室——这显然是一间陌生的房间。

    她怎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你很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少女猛然一惊,转过了身去,只见一名黑衣的金发女子,此时正无可挑剔地端坐着,一手拎着红茶杯子,一手正在翻动着什么......陈旧的书皮封面。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少女顿时警惕了起来。

    “我以为你会学聪明一些的。”金发女子...女仆小姐缓缓地吁了口气,“你看,毕竟你想到了分出一部分的意识在这个孩子的身上。这对你来说,已经是不可多得的突破了......【莫瑞甘】。”

    少女还是满脸的惊恐之色,“我...我听不懂你说什么......我要走了!”

    “这个孩子,我见过的。”女仆小姐淡然道:“你可能不知道,在我这次刚刚抵达圣光国度的时候,最先碰见的就是这个孩子,以及她的兄长......蕾米娅,这个孩子的名字。”

    少女脸色微微一变。

    她一咬牙,毅然往门外冲去。

    只是大门紧锁,无论她如何的用力,竟是无法打开......门把,几乎被她拧了下来,都毫无作用。

    最终,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转过了身来,咬牙切齿道:“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

    女仆小姐淡然道:“那个苹果就是你最后的手段了吧...诱发黑暗之神力量的毒物。你想做什么呢?让我想想,你是打算让白雪体内的邪神复活,让初春的王子出手解决吧。让这本应该成婚的俩人,最后自相残杀,已达到最终崩坏这个书页世界的目的。”

    少女眼睛不禁抽搐了下,却只是露出了一抹不屑的冷笑。

    “大概就这样了。”女仆小姐面无表情道:“其余的细节我实在没有兴趣去推测,毕竟这一切看起来实在是相当笨拙的手段。你太拘泥于书页本身的故事了,如果我是你,在最开始的时候,就不会有让白雪公主有出生的机会。”

    又是这种高高在上,毫不在乎的目光......少女死死地握紧了拳头,指甲都掐入了掌心之中,颤抖着。

    “你在看什么?”少女忽然激动地道:“你在看【盖亚之书】?你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结局了?这是我的!是你从我手上抢走的!还给我!”

    少女疯了似的扑向了桌子。

    只是身体却直接被弹到了墙壁处。

    女仆小姐缓缓道:“你也不敢真的分裂自己的神魂...是在害怕我看穿你吧?现在的你算是什么?只是一段催眠的意识?让蕾米娅误以为自己也是【莫瑞甘】的一部分吗?”

    少女狼狈地爬起了身来,狞笑道:“我是蕾米娅啊!你认识的那个蕾米娅!我也是莫瑞甘!憎恨你无比的莫瑞甘!你不会有办法破除的,因为我们的意识已经纠缠在了一起......这是源自于这个世界特有的暗黑之神的诅咒!哪怕是你,短时间内都没有办法!杀了我吧!”

    “唉......”

    回应的,只有女仆小姐的一声轻叹。

    少女癫狂笑道:“能够看到你这种无力的模样......一切,都值了!哈哈哈哈!!”

    女仆小姐却忽然站起了身来,走到了一旁,冲抽屉之中取出了一本黑色的书来......翻开,刹那间,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魔法圆阵。

    少女笑声不禁一僵。

    “你所说的这个世界特有的力量,是指这些吗。”女仆小姐手中的黑书缓缓翻开:“如果是这些的话,我想......我也能使用的。只是它不怎么好用,所以被我放到了一旁而已。【莫瑞甘】,你是否忘记了什么......在这个世界,我本就是凛冬的魔女,是凛冬最强大的魔法师。”

    “不——!!!”少女发出了悲鸣,“不应该这样——!!不——!”

    当魔法阵的光辉达到了极致的瞬间,悲鸣的声音的也戛然而止......随后少女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

    她再次苏醒了过来,却茫然地打量着四周......记忆之中,有一个华贵的女人,出现在地牢之中,看向了自己。

    仅此而已。

    “你似乎,不愿意想起自己是谁。”

    少女闻言,下意识看去......我是谁?

    她看见的,只是一名美丽的黑衣金发女子......她感觉到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却想不起来,似乎也不愿意让自己想起来般。

    “不愿意想起,那就暂时不想吧。”女仆小姐微微一笑道:“可以,请你帮我一个小忙吗?”

    少女下意识:“是什么。”

    “我马上要参加一场很重要的婚礼。”女仆小姐轻声道:“你可以帮我整理一下头发吗,其余的我自己来就好。”

    少女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走近到了黑衣女子的身边,拿起了梳子......好漂亮的头发,其实根本不用打理,也几乎完美。

    她心想。

    “你...好美。”少女轻声赞道。

    “那是因为,你没有见过我被火焰焚烧的模样。”女仆小姐冷不丁说道。

    梳子,一下子不注意便自少女的手坠落地,发出了哐当的声音。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少女惊慌失措地连忙蹲下了身去,想要将梳子捡起来。

    “不用,已经可以了。”女仆小姐起身,“这样我已经满意了。这个房间,你可以一直呆着,什么时候你想回去了,就打开那扇门吧......那是,你回去的路。”

    女仆小姐伸手一指。

    那应该是一扇墙壁,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墙壁里出现了一扇门......少女失神地看着这扇突然多出的门。

    许久,当她回过身来的时候,那黑衣女子已经不见......只有拿着一把梳子的她,孤零零地站着。

    “蕾米娅是个坏孩子,不能回去的......”

    少女喃喃自语。
爆大奖官网-最专业的(老虎机)平台-推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