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记账与问好

微叶梧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小说网 www.duilawyersofgeorgia.com,最快更新四重分裂最新章节!

    奥拉西战记并不是无罪之界,尽管这款大作绝对可以说是走在业界前沿了,但作为一款‘游戏’,就算它的主系统反应再怎么快,终归也是需要与主脑服务器进行交互的,所以哪怕2049年的网速再怎么快、硬件再怎么硬,作为一款全球同服、数据吞吐量巨大的游戏,这款游戏中的绝大多数操作都是需要‘过判定’的。

    不过一些会被频繁使用的操作,其判定过程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比如喝药、比如砍怪、比如技能。

    你一刀砍在怪身上,血口出现的时间长零点一秒或者短零点一秒其实无伤大雅,也几乎不会被人看出来。

    不过还有一些事物,所需的系统判定过程就比较繁琐了,比如说——钓鱼。

    挂饵需要一次判定、抛竿需要一次判定、咬钩需要一次判定、提钩需要一次判定、收获需要一次判定。

    当然,与砍怪一样,在主脑服务器彪悍的性能下,这一系列系统判定的速度都非常快,几乎跟我们在现实中钓鱼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

    但是!

    在《奥拉西战记》中,如果想要开启对应鱼种的图鉴,可是要完成上述全部步骤的,也就是说,只有玩家彻底将某条鱼钓起并完成收获,对应的钓鱼图鉴才会解锁,也只有在完成了收获之后,才会计入到系统数据里,结算成排行榜的分数。

    诚然,正如之前黯光自己亲口说的,她对排行榜并没有兴趣,她只是想要开图鉴而已,但就算是开图鉴,也是需要成功完成系统判定的!

    判定的前提是收获,收获的定义则是——成功接到自己钓到的鱼!

    在系统的设定中,无论是再怎么凶猛的品种,哪怕是在背景中能吃小孩的凶棘鲨,当它们被捕鱼人钓起的那一瞬,战斗力也都会被强行压缩成零。

    体积方面也同样不是问题,在被接触的那一瞬间,这些东西就会进入捕鱼人的专属装备【鱼篓】里,那玩意儿在设定上是某种空间装备,反正就是但凡是鱼就能给丫装进去。

    那么,既然已经科普到这种程度了,诸位多半也已经猜到刚才那一瞬间究竟发生了点啥。

    ……

    【猩红风暴】这个技能,是《奥拉西战记》中最强一线的盗贼系技能,不过鉴于这款游戏并非咱们主要要讲的故事,技能说明也颇为正经,所以在此就不做赘述了,大家只要知道这个技能很强、很猛、很凶就可以了。

    尤其是在这个手持【天启】,头戴诡异卡通鲶鱼头套的人手里,就算是小精英级别的满级怪,也很难在完整地吃完这招【猩红风暴】后存活下来。

    满级精英怪尚且如此……

    更何况一条刚刚被捕鱼人从水里拽出来,以零战斗力的姿态飞舞于半空中,看上去相貌狰狞实则毫无杀伤力的稀有鱼类呢?

    猩红的血影呼啸而过,那条就算是在全盛时期也绝无可能扛住的凶棘鲨二话没说,嘎一声就死了。

    身上多出了一个半人大的血窟窿,原本也只有1/1的生命值在顷刻间归零,直接化作点点流光消失在了半空中。

    简单来说就是......

    黯光的最后一个图鉴——没啦!

    ……

    无罪之界,游戏时间PM21:57

    托里尔城邦东境,河狸镇,【硬座】酒馆

    “没了。”

    不知何时抬手按住了阿拉密斯的肩膀,在无罪之界中的游戏ID为‘渝殇’,在奥拉西战记中名叫‘黯光’半龙人少女用仿佛蕴着万载寒冰的目光盯着后者,一字一顿地强调道:“没了,我的凶棘鲨,没了!”

    阿拉密斯眨了眨眼:“啥鲨?”

    “我的凶棘鲨……”

    “你的胸咋了?”

    “鲨……”

    “啥?”

    阿拉密斯一脸茫然地与面前的少女进行了一番堪称三年前那次初会面复刻对白。

    不过这次渝殇倒是没有直接来一句‘死’,然后直接抽刀子捅阿拉密斯一顿,只是用非常冰冷的目光瞪了他一眼,平静地把三年前那段发生在奥拉西战记中的故事给讲了一遍。

    “嗯,触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

    墨很认真地听完了故事,然后轻声做了个总觉,并在短暂地沉默后补充了一句:“不过这应该是一起……意外事故吧?”

    渝殇抿了抿嘴:“是啊,只有一个人不受伤的世界。”

    “所以那个被杀死的钓鱼人小哥哥怎么样啦?他后来有找过你吗?他还追你吗?你有跟他在一起吗?”

    无念则是瞬间跑题,直接开始八卦。

    渝殇有些无奈地扯了扯嘴角,摇头道:“你想太多了,那人虽然后来有找过我,但他那会儿好像又被人挂了个悬赏,所以……”

    无念歪了歪脑袋:“所以怎么啦?”

    “咳,我当时正好看上了两套挺好看的外观装备,而且他实在太缠人了。”

    渝殇轻咳了一声,目光飘忽地嘟囔了一句:“所以我一时没忍住,就……嗯,跑题了,总而言之,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你还有什么想要解释的吗,打字战士?”

    说到最后,那双冷冽的目光再次盯上了阿拉密斯那张茫然的脸。

    “啊?”

    刚刚自曝了身份就被债主找到头上的阿拉密斯一脸懵圈,眼中充满了问号:“跟我有啥关系?”

    ‘你还挣扎呢?这么孙子的事儿一看就是你干的啊!而且时间也对得上,当时咱们不是集体去打奥拉西战记休闲来着吗?’

    波多斯不动声色地给阿拉密斯发了条好友消息。

    ‘不知道,我特么完全不记得有发生过这种事!!!’

    阿拉密斯秒回了一条。

    ‘你这不废话嘛,你好好想想,你啥时候记住过自己干得那些脏心烂肺的事儿?你特么只记仇!而且你敢说渝殇说的那人不是你?’

    ‘呵,老子跟你打包票,虽然我完全没有印象,但渝殇说的那个人绝辶是我!’

    ‘妈个鸡,那你还挣扎个什么劲儿啊,赶紧跪下给人磕俩,争取宽大处理吧!’

    ‘那必不可能,这事儿死不能承认。’

    ‘咋着?你还觉得你能逃过去?’

    ‘怎么不能?你没听渝殇说嘛,当时那个杀她鱼的人脑袋上可是有戴伪装的,我仔细想了一下,根据我的风格,为了让人没机会寻仇,肯定是把伪装工作做好了才出的手,所以她没办法实锤我!’

    ‘所以呢?’

    ‘装傻充愣,蒙混过关!’

    ‘祝你好运。’

    ‘别卖老子。’

    ‘懒得管你。’

    ……

    总而言之,在简单跟波多斯交流了一番后,阿拉密斯也理清了思绪,准备死咬着自己不知情这一点将那件十有八九是自己干的坏事隐瞒到底。

    不过他不记得渝殇刚才说的那件事是真的,倒不是说阿拉密斯这人记性不好,实在是正如波多斯所言,他几乎很少记住自己做了什么脏心烂肺的事。

    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

    你记得自己这辈子吃过多少面包吗?

    如果你不记得,那阿拉密斯也不会记得自己到底做了多少坏事。

    “我不知道,真不知道。”

    阿拉密斯特别诚恳地强调了一句大实话,很是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半龙人少女,正色道:“我觉得那人真的不应该是我,真的,我这人特别善良,连只蚊子都舍不得杀,更何况是人呢。”

    渝殇微微挑眉:“哦,是吗?”

    “是啊是啊!”

    阿拉密斯点头如捣蒜。

    “那天,那个杀害了凶棘鲨的凶手,说自己的武器叫【天启】。”

    渝殇按住阿拉密斯肩膀的手移向后者的脖颈,悠悠地说道:“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

    阿拉密斯的心当即‘咯噔’了一下,强笑道:“啊……啊哈哈……我记得那好像是奥拉西战记里挺出名的一把武器哈?我版本末的时候也买了一把收藏来着,哈哈,哈哈哈哈。”

    “是么?我怎么记得,那个版本更新后的第一把【天启】,拥有者的名字恰好就叫‘打字战士’呢?”

    渝殇罕见地露出了一个沁人心扉的、温柔和善的微笑,轻轻拍了拍阿拉密斯的脸颊:“顺便一提,我去赶凶棘鲨CD的时候,还没有第二支团队推到那个副本的守关尾王,也就是有几率掉落【天启】基拉克苏丹大王。”

    阿拉密斯:“……”

    渝殇脸上的笑意愈发浓郁了起来:“你不会以为我完全没有进行过调查吧?浴火公会的会长大人,打字战士先生?”

    阿拉密斯面如死灰。

    整整三年啊!他真是着实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因为一条鱼这么记仇!

    “还有什么想要解释的吗?”

    捕鱼人少女笑靥如花。

    “没……没有……”

    撞了南墙也见了棺材的阿拉密斯打了个哆嗦,缩着脖子摇了摇头:“要不我给你跪一个,这事儿咱就……”

    “这笔账就先记下吧。”

    结果渝殇却突然跟无事发生般转过身去,重新打开了手中那本鱼类图鉴看了起来,头也不抬地说道:“等我想到该怎么让你还的时候再说。”

    没想到自己如此轻易就被放了一马的阿拉密斯瞪大双眼:“诶!?”

    “我说的是记账,可不是放过你了。”

    渝殇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淡淡地说道“你和波多斯不是有话要说吗,继续吧。”

    阿拉密斯眨巴了两下眼睛,转向波多斯问道:“咱刚才想说啥来着?”

    “拉他们入伙。”

    波多斯言简意赅地宣读了主题,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正式的。”

    “哦对!”

    阿拉密斯用力拍了下手,恍然道:“就是这么回事,简单来说就是我们浴火公会也打算以‘旅团’的名义常驻在这边了,然后呢,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和波多斯都觉得咱挺能玩到一块儿去的,所以就想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无念、渝殇还有墨你们三个加入我们。”

    渝殇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没说话。

    “加入你们要干什么呀?”

    坐在波多斯肩膀上的妖精少女抱着胳膊,歪着头问道:“先不说墨哦,我和殇殇可都没有什么战斗力,打打杀杀的事肯定帮不上忙的,而且我也没打算在一个地方长呆,这次在河狸镇已经留很久了,要不是进了冒险者小队的话,我肯定早就溜达去别的地方了。”

    渝殇微微颔首,平静地说道:“我也是,河狸镇这边的鱼我这段时间基本都钓齐了,所以跟无念一样,也不想在这里久留,说到底,我们这种休闲玩家本来就不喜欢一直待在一个地方,或者跟上班打卡一样打本做任务。”

    “我倒是没想那么多。”

    墨温吞地笑了笑,轻声道:“虽说是打算等阿拉密斯你们跟我解释完一些事后再做决定,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还是很乐意和你们一起行动的,虽然有点怕自己拖后腿。”

    “没事,只要有个认路的跟着你,就拖不了后腿。”

    波多斯促狭地对墨笑了笑。

    而阿拉密斯则面色纠结地补充了一句:“或者直接把你灌醉……”

    墨:“?”

    “咳咳,没什么。”

    阿拉密斯干咳了一声,然后转头对无念和渝殇笑道:“我当然知道你们的想法与顾虑,不过咱们浴火公会的性质本来就比较松散,大家的喜好也各不相同,更没有什么硬性规定,非要说的话,我们的门槛只有一个,那就是在伙伴遇到困难或者需要的时候,能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站出来搭把手,除此之外可以说是非常自由了。”

    “而且我们旅团也不会一直在一个地方,不出意外的话,当大家完成了集结之后,就会开始环大陆旅游了。”

    波多斯也笑了起来,对二女眨眼道:“可别想多了,我们并不是以牟利为目标的工作室,也不是为了出名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俱乐部,只是一群同好而已。”

    “唔……”

    “嗯……”

    无念和渝殇同时陷入了沉吟,过了好一会儿才交换了一个眼神,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可以先观望一下。”

    “妥,那这事儿就先这么定,回头我们再跟墨解释一下关于咱们的事儿。”

    阿拉密斯哈哈一笑,然后大手一挥:“解散,睡觉~”

    ……

    两小时后

    游戏时间AM00:17

    【硬座】酒馆二楼,墨的房间

    一阵轻柔的琴声从不远处响起。

    原本已经陷入了深度睡眠的墨立刻睁开眼睛,猛地转头看向窗外——

    “什么人!”

    “一个俗人。”

    “可以出来说话吗?”

    “如您所愿,墨先生。”

    一个面带微笑,胡子拉碴的白袍男子悄然出现在窗沿上,怀里抱着一把鲁特琴……

    “第三柱,贝奥·卢卡努斯向您问好。”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终
爆大奖官网-最专业的(老虎机)平台-推荐官网